(▼_▼)

吃货

抹茶茶Matcha:

看大家可能有兴趣,稍微讲一下这个圣地巡游的行程吧。
长谷津的原型其实就是九州佐贺县唐津市。一下jr 唐津车站就会看到游客观光中心,里面就有YOI的集图章的本子跟对应送的地图跟讲解。

然后只要按着本子上表明的地点到相应的景点,包括勇利的家还有冰之城堡也就是唐津城等等,盖上图章就可以了。按数量会有限定的贴纸送喔~还有长谷津市民认定证。

我跑了一整天好不容易收集了5个,本来想凑齐6个,结果勇利家里面的工作人员英文太差,指错了路,白走了半个小时都没有盖到章😂当时走了十分钟就感觉路不太对,但还是走了半小时才放弃,总觉得不走这一趟以后想起来肯定会后悔,脚都快断了最后还是没集齐6个,居然也不后悔,只能说年轻的执念吖~
最后就只换了3个章的奖励,就是三个贴纸跟市民证~

唐津市真的给人一种突破次元壁的感觉,到处都是YOI,感觉走着走着就可能迎面碰到维克多跟勇利跑来☺️很不可思议的感觉,好像他们真的住在这里一样。有兴趣的小可爱们不要错过喔~


还有一个小插曲,在勇利家开的那个温泉旅馆,晚餐要5点才能点餐,结果一排的人全部都是点炸猪排盖饭😂看得我没看过YOI的基友们一楞一愣的,全部都是来圣地巡游的同好们😂


后面附上动画里的场景跟真实地点的对应,方便大家圣地巡游🤗说不定真的会惊喜呢

[授翻][维勇]UMFB&MHA 夙敌(竞争对手AU,NC17,最终章【6】全文完)

呜嗷嗷嗷嗷

遥远地球之歌:

最终章 不要离开 伴我身边


(6)




当天晚些时候,勇利站在冰场边等待比赛开始,心中期盼着维克托能够出现。然而他依然没有看到维克托,心里也并不感到意外。自从大赛开始,维克托几乎就没有在公众的面前出现过,现在他似乎也不打算打破这个模式。


勇利很清楚,和那么长时间的等待相比,必须要到自由滑表演结束才能和维克托说上话简直不值一提。他们上一次见面已经是几个月前的事了,现在再等上几个小时根本就不算什么。但他仍然记得雅科夫近乎恳求的表情,那是他从未想过对方会有的态度。


勇利等待了这么长时间,是因为他需要时间疗伤,但与此同时维克托也一直在等待着他。直到这一刻,勇利才真正意识到这对于维克托意味着什么。他知道维克托在乎他,这很明显,但雅科夫对于维克托现状的描述……


是时候轮到勇利主动迈出那一步,向维克托表白,将自己的心赤裸的摆在对方面前,做出最后一搏了。因为他已经做出了选择,他选择了维克托,无论会有什么样的后果,他都已经做好了全盘接受的准备。


会场中的扩音器喊到了维克托的名字,俄罗斯选手终于出现在了冰场的另一头。他一路走向了冰面,一直都没有抬头。勇利想要喊住他,但又克制住了自己——经历了上一次世锦赛,他们都无法承担再次失败的后果,勇利不想让维克托分心,不想冒着让对方无法上场的危险喊住他。


因为没有观看维克托在资格赛上的表演,勇利此时几乎是贪婪的盯着眼前的人。披集说维克托看起来不太好,他没有说谎——虽然维克托一如既往的俊美,但面色苍白,写满了憔悴,一副郁郁寡欢的样子。勇利的心顿时揪了起来,他不希望见到维克托难过,这也从来都不是他的意图所在。


维克托在冰场中央摆出了开场姿势,会场的灯光让表演服肩膀处的金色绳结闪闪发光,同时也让他的银发熠熠生辉。勇利和会场里的其他人一样屏息地看着他,等待着音乐的开始。


 “看仔细了。”勇利身后响起了一个声音,让他回过了神来。勇利转过身,看到了正站在身后的尤里·普利赛提,对方已经换上了黑色与粉色相间的自由滑表演服,阴沉沉的看着他。


 “你得好好的、仔细的看着他。我不知道你究竟是像大家所说的那样,早就知道但是并不在意,还是真的又瞎又蠢,但你得看着他。至少这一次,认真的、全神贯注的看着他,因为我会再给你一次机会,好吗。他一直都在期望着,不停的期望着,这是最后一次了。所以,你别他妈的搞砸了。”


勇利张开嘴想要回答,想要问尤里说这些话是什么意思。因为他已经看维克托的滑冰看了很多年,完全不知道还有什么需要仔细观察的。但是紧接着音乐响起,起初是一些颤抖的、逐渐增强的音符,然后一个男声加入了进来。维克托也在此时抬起了一只手,从脸庞滑落,做了一个旋转。


无论是音乐还是维克托滑的节目都优美极了,但勇利的心却抽痛了起来,因为在美丽之下,他能清楚的看到其中的忧伤。维克托的表演中充满了渴望、爱意,以及无数的情感,虽然很难说出名字,但勇利仍然清晰的感知到了。从自身经验来说,他知道滑冰其实就是在讲述故事,但他从未深入的想过维克托滑冰时究竟讲述的是什么,或者说,他从未真的理解对方的意图。尤里·普利赛提告诉他要仔细看,当他遵从这个要求时,才发现其实维克托的意图非常明显,明显到他一定是盲目至极才从来没有发觉过。


 “这首曲子叫‘不要离开伴我身边’。”尤里在他身后说。勇利没有转身,而是专注的盯着优雅的完成了跳跃的维克托。男人在冰场中滑行着,每一个动作中都蕴含了相同的渴望。“你现在明白了吗?”


勇利确实明白了。他曾经也用滑冰向维克托传递过讯息,那时他无法直接诉诸于口,于是转而用滑冰来诱惑对方。他们都清楚该怎么用这种无声的方式来对话,或者至少勇利觉得自己知道。但也许他一直都大错特错。


维克托的节目是给他的,毫无疑问。就像是旷野中的呐喊、长久的恳求,却无人理睬一般。维克托在用滑冰和音乐呼唤着勇利,用他们两人都知晓的至关重要的语言向勇利展示出自己真实而又深沉的情感。虽然他一直保持着距离,给了勇利足够的空间,但仍然在对勇利诉说着,恳求着,祈求勇利能够回来。


突然之间,勇利想起了美奈子,想起了她独自坐到深夜,一遍又一遍看着维克托过去的节目,就好像在寻找和弄明白某些勇利未能发觉的、非常重要的东西。


美奈子知道了。她仅仅通过观看维克托的滑冰,就清楚的明白了勇利和维克托睡在一起的具体时间,这让勇利意识到他也许一直忽视了某些东西。也许他确实像尤里说的那样瞎的彻底,也许他确实一直在看,但从未真的理解过。也许维克托比他想的还要早的就开始为他滑冰,也许对方一直在用和勇利同样的方式想要告诉他什么,但勇利从没有认真倾听。


如果维克托这么多年来一直都在为他滑冰,那就意味着维克托爱他。维克托爱他,甚至比他意识到的还要早很多。如果这是真的,那么美奈子说他是出于无心的自私简直再正确不过。


一直以来,勇利闭塞在自己的世界中,被敌意、自我怀疑以及脑海中对维克托的固有印象所蒙蔽,不仅带来了无法挽回的影响,还对他的一举一动产生了潜移默化的限制,让他没能准确的看清楚眼前的真实。他曾经用滑冰将心中的话对维克托说了出来,但在对方做同样的事时,却如此的盲目。他不知道这样的情况持续了多久,但一定比他想象的要长很多。


美奈子曾问他,是否想过也许他也在伤害维克托,那时的勇利不能理解她的话,因为像他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会伤害到维克托?他们在一起的这么长时间里,勇利一直都是低姿态的那个人,不仅随用随扔,到最后也一定会被毫不犹豫的抛弃。他才是那个爱的更多、更深,绝不可能得到相同回报的人。但也许,这只是他在自说自话罢了。


如果维克托一直在为勇利滑冰,一直深爱着他,并且希望勇利能够理解他通过滑冰表达出的情感,勇利却依然一无所觉的话,那么他也许确实自私到了极点。他闭塞在自己的世界中,从未意识到对方所传达的东西。他想着自己的受伤,想着自己的欲望,想着自己的爱,但从未想过维克托的。过去的勇利从未认识到这一点,突然之间揭晓的真相让他对所有的认知都产生了怀疑,为他带来了全新的角度。他需要立刻和维克托谈谈,因为他迫切的想要知道答案,想要听维克托亲口说出来,而不只是身体的动作,不只是在会场里回响的旋律。


如果勇利是对的,如果维克托确实是为他滑冰,那这种爱的深度让勇利完全无法呼吸。这种爱意甚至能够和勇利的爱匹敌,虽然看上去不可思议,但确实如此。如果这是真的,那么不只是维克托的举动可以从全新的角度看待,勇利自己的行为也同样可以。如果维克托使用了勇利曾经用过,并且应该明白的方式来表白自己的爱,那么勇利才是那个一直将对方抛在身后,一直无意中伤害着对方,一次又一次转身离开的人。


如果维克托一直在对他传递讯息,但他从未认真倾听过,如果维克托真心爱着他,甚至比他意识到自己的爱的时间还要早,那么也许并不是他们两人阻碍着彼此在一起。也许勇利才是罪魁祸首,也许一直都是勇利。


终于,维克托的节目结束了,他双手交叉,置于双肩上,脸庞仰望着天花板。勇利的呼吸卡在了嗓子眼里,整个人完全窒息——突如其来的认知给了他颠覆一切的致命一击。他想要和维克托说话,想要靠近对方,但是维克托已经离开了冰面,前往了等分区,而他仍然冻结在原地。


维克托的分数出来了,不仅高得不可思议,还直接将他送到了得分榜的首位。然而勇利完全没有在意,一直到维克托离开等分区时才从僵硬中恢复过来。他需要和维克托谈谈,哪怕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也无所谓,他必须这么做。


他需要和对方说话,现在就说。等待从未给他带来过什么好结果,只会让他更加犹豫不决,因为他总会觉得没关系,再多几个小时也没不会出什么大问题。那个时候他觉得自己才是心悬在半空中的人,不是维克托,他做好了将心重新献给对方的准备,哪怕是没有丝毫回应,哪怕是会被拒绝,他也觉得他做的是正确的事,觉得自己是唯一有可能受伤的人。


勇利知道维克托在意他,知道对方或许也喜爱他。但他从来,从来没有想过维克托可能已经爱上了他,就像他爱维克托一样。因为这毫无道理,像维克托这样的人是不可能会爱上勇利的。而这样的信念成为了他内心崩塌的起始,因为如果他是对的,如果维克托爱他,如果维克托爱上了他,那么勇利就对他做了极为残忍的事,还持续了很多年。他用自己毫无察觉的方式伤害了维克托,虽然完全出于无心,但仍然造成了伤害。


勇利往前走了一步,他决定去找维克托,需要立刻和维克托说话。然而一只手稳稳的落在了他的肩头,阻止了他的动作。勇利转身,看到站在身后的切雷斯蒂诺。他的教练温和的阻拦了他,头顶的扩音器中传出了宣布他上场的声音。


 “勇利,我知道你想做的事对你来说很重要。但是你现在更需要站到冰面上去。”切雷斯蒂诺的声音虽然温和,却充满坚持。勇利想要反驳,想要抗议,他想说他更需要和维克托谈谈,但是切雷斯蒂诺已经牢牢地引领他朝冰场入口走去。


 “别担心。”他的声音平静且充满抚慰。“我想,等你滑完时维克托一定还会在这里。”


勇利想要喊叫出声,想说这不是重点所在,想说他已经浪费了太多时间,而这都是他的错,是他自己太过胆怯,是他没有看到维克托传递的讯息,现在知晓之后,一切认知都被颠覆了。然而他无法开口,因为切雷斯蒂诺是对的,在世锦赛之后,他已经没法再承担中途退赛的代价,他的节目五分钟后就会结束,只要再等五分钟,他就可以和维克托对话,之后,他们也许能够终于找到错失了多年的真相。


他颤抖着迈进了冰场,用冰刀的力量将自己推向到了冰面中央,周围的观众们安静了下来。他压下疯狂跳动的心脏,强迫自己镇定,做出了准备动作。音乐响了起来,凝固的气氛被首个音符打破,就在这一刻,他清楚的明白了自己要做什么。


当音乐响起,勇利抬起双手靠近脸庞,弯曲成拱形越过头顶,眼睛看向了天花板,注视着维克托刚刚注视过的地方。音乐起初十分缓慢,只有简单的钢琴声随着他的动作一点一点变得高亢。这首曲子是在他的特别要求下制作完成的,这也是他第一次这么做,因为它有着特殊的意味,是他想要通过音乐讲述的故事。


当他告诉切雷斯蒂诺今年的主题是爱时,他的教练非常惊讶,因为这和他通常会选的风格完全不同。然而勇利对于这个决定非常坚持,经历了这么多年,他已经越发意识到那些苦涩的过去早已变成了非常久远的记忆,而自己的生命中充满了爱意。


这首曲子讲述的就是他生命中各种不同的爱,来自他的家人、朋友、家乡的爱。他们无条件的支持他,接纳他,在他需要时陪伴在他身边,在他低谷时帮助他疗伤,让他最终成长成了现在的他。


但是在整个赛季中,勇利一直觉得节目中缺失了某些东西,在内心深处,他很清楚那是什么。这首曲子同样是在讲述他对维克托的爱,然而这份爱一直都有着巨大的缺口,是不完整的。它本身没有半点虚假,但就像是二重唱中缺失了另一半一样,可能永远也不会有完整的一天。


从勇利意识到对维克托的感情的那一刻起,他就一直觉得自己的爱要远比对方多得多。他始终认为他在维克托心中的重量,不可能比得上维克托在他心中的重量。他爱上了维克托,也做好了表白心迹的准备,但即使如此,他也从未敢奢想过这份爱是相互的。他一直坚信着是他先爱上的维克托,如果足够幸运的话,也许维克托也会爱上他,也许这种轻飘飘的喜爱终有一天会从在意变成真正的爱情,就像他一直以来那样。


但是他大错特错。因为维克托一直都在呼唤他,一直都在表达着勇利自己都尚未来得及表白的爱意,而勇利是时候以同样的方式做出回应了。他爱维克托,已经原谅并且选择了对方。他选择了维克托,无论结果是好还是坏,他都已经做好了接受的准备。他想要试一试,想要为之奋斗,因为他非常清楚维克托值得他这样做,如果不去尝试就放弃,那他永远都不会原谅自己,他的心也永远不可能变得完整。


勇利在滑行时,感觉这个节目不仅流畅、完美,还有种前所未有的完整。当他开始下半段的表演时,越发将自己推往极限——他无视了一次次跳跃后紧绷的肌肉,对原本的计划进行了细微调整,因为他有了一个想法,无论如何都想做成功。


维克托为勇利滑冰,展现出了自己的爱,现在勇利也想为他做同样的事,想要用这种无声的方式将他的感情表达出来,因为这是他现在唯一能做的了。勇利需要维克托知道他的爱不是单向的,需要维克托知道他同样爱着他,无论是过去还是未来。


勇利即将进行最后几组动作,汗水从额头滑落,酸痛的肌肉也有了灼烧感,就像是在提出抗议一般。然而他拒绝理会自己身体做出的反应,因为他还有一件事要做,一件至为重要的事。


经过这么多年的比赛,勇利的实力越来越强,技术越来越精湛,排名一路蹿升到了仅次于维克托·尼基弗洛夫的位置,但仍然有一件事他倍感苦恼,那就是维克托的标志性动作他还未能完全掌握。勇利目前为止只在训练时寥寥成功过几次,还未在比赛中跳出来过,这种缺陷一直让他非常烦躁,因为如果他想要和维克托匹敌,就必须做到这一点。这种感觉如今已经消弭殆尽了,他也不再做无谓的尝试,但是这个念头一直存在着,藏在了他的心底最深处。


现在是时候用上了。虽然勇利从未在比赛中成功跳过后内点冰四周跳(4F),也没有哪个人能够在节目即将结束时跳出来,但他并不在意。他这么做不是为了分数或者排名,也不是为了他之前耿耿于怀的那些事,他是为了维克托滑的。跳出这个跳跃是向维克托展示他情感的最好方式,即使失败了也无所谓,至少维克托会知道他想表达的意思。


随着音乐逐渐接近尾声,勇利开始加速,做好了跳跃的准备。在脑海中,他努力集中注意力,想要描绘出跃起来的画面,想要分析起跳和着冰,以及达到完美所必需的所有细节。然而他发现自己的大脑一片空白,刻在肌肉中的记忆引领了他所有的动作。


 “只需要想着维克托。”在勇利的内心深处响起了一个低语,他毫不犹豫的遵从了。他回想着维克托的脸庞,专注于心中几乎将他淹没、居然能够被一个人身体容纳的磅礴情感。


勇利起跳了,他专注的想着唯一重要的事,整个人沉浸其中,身体在空中转动了一次、两次、三次,四次,然后他重新回到了冰面上,没有丝毫曾经出现的摇晃和不稳,只有毫无瑕疵的完美。然后他进行了最后的旋转,虽然心脏在疯狂的跳动,他却依然能够清晰听到观众们抽气的声音。


他做到了,他成功的跳出了维克托的标志性动作,用维克托一直以来所用的方式向他做出了回应。


在节目的结尾,他做出了最后一项改动,让自己的想法更加清晰的表现了出来。之前每一次表演这个节目时,勇利的结束动作都是双手环抱身躯,头颅低垂,但这一次即将结束时,他变换了姿势。这个节目是在表达他的爱,他刚刚才向全世界展示了这份情感,现在他想要确保所有人都没有误解,想要大家清楚的知晓他的心情。


一直以来,他畏惧着外面的世界,畏惧所有的压力和期待,而最重要的,他畏惧被人知道维克托对他的意义。但是他现在已经不在乎了。现在他知道维克托也同样爱着他,知道自己的爱并非毫无回应,这让他再无任何畏惧。


没有人知道维克托的节目是为他而滑的,除非有人既了解滑冰,又知晓他们之间复杂的关系。勇利还记得自己曾经坚持不想被人知晓他们的关系,还记得维克托的声音,记得他眼神一瞬间变得异常平淡的样子,但维克托依然遵从了他的要求,让他们的关系只存活在了阴暗的角落里。即使到了现在,维克托依然遵从了这个约定,他用音乐来表达出自己的恳求,除了能够清楚听懂他意思的勇利,没有任何人会知晓其中的内涵。


勇利不会再这么做了。他一直以来的所作所为,就像是将维克托和他们的关系当作某个见不得光的秘密一样。直到现在,他从全新的角度来看这件事,才发现这样的行为可能会非常伤人。


现在勇利已经不在乎世人的目光,不在乎他们的看法了。他不关心这个决定会带来怎样可怕的后果,因为他已经选择了维克托。也许他曾经因为对外界的恐惧选择了逃避,但他最终还是遵从了本心。这是他的选择,他不仅不会后悔,还希望能够让全世界都知道。


勇利一只手放在了胸前,另一只手伸向了维克托最后所站的地方。他的手向远方伸出,心里祈祷着维克托依然还在那里,因为他是在向维克托伸手,这是已经迟来太久的一刻,他希望自己没有犯下任何错误。


远处有观众在抽气,然后被人们的欢呼声淹没了下去。然而此时他的耳中全都是自己如雷鸣般的心跳声,在这样的对比下,那些声音都变成了模糊的背景。


 ‘他是我的。’勇利想。他的心疼痛了起来,但这并不是心碎欲裂的那种疼痛,而是巨大的快乐将心脏完全撑满的疼痛。‘他是我的,我也是他的。我想要全世界都知道这一点。’


从手臂延伸的方向看去,勇利看到一个人影站在冰场边,双手遮住了眼睛,手指深深地插进了银色的头发里。


 ‘他在哭吗?’勇利的肾上腺素逐渐消退,焦虑感升了起来。‘他生气了吗?我是不是做错什么了?如果他不想让人知道,如果我理解错了,如果他并没有和我一样的感觉,如果……’


维克托将手从脸上放了下来,开始绕着冰场奔跑。起初他的步伐有些摇晃不稳,但很快就变成了急速的奔跑。在会场的灯光下,勇利能看到他脸颊上滑落的亮闪痕迹,以及睫毛上挂着的潮湿水珠,但他看上去并不难过,远远不是难过的表情。


勇利立刻结束了动作,同样跑了起来。他毫不优雅的在冰上滑动着,和维克托一样朝冰场出口奔去。当他靠近出口时,大声呼唤出了对方的名字,因为维克托在这里,维克托正在等待着他,也许他们都做错了很多事,但此时他们只有咫尺之遥,这是他唯一在乎的事。


维克托和他离得非常近。勇利能够清楚的看到对方每一缕头发,睫毛上的每一颗泪珠,然而当他伸出手想要触碰对方时,维克托却抢先了一步。勇利还来不及思考,一个温暖的身体就压在了他的身上,嘴唇和他的唇瓣触在了一起。勇利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在坠落,但他并不在乎,因为他已经坠落了许多许多年,而这一次维克托终于接住了他。


勇利的后背撞到了冰面上,刺骨的寒冷从脊柱盘旋而升,但他的头并没有碰触到地面,而是被维克托的手保护性的支撑住了。温暖的嘴唇仍然印在他的唇瓣上,勇利完全沉浸在了这种感觉中——过去的他浪费了太多的时间,现在他终于拥有了维克托,这是他梦寐以求的事。


他们最终结束了亲吻,但维克托仍然没有退开。他眼中有泪水,却露出了微笑,说话时声音仿佛梗住了一样。


 “我很抱歉,勇利。”维克托说。他的话语快速而又急切,每一个字都像是在彼此追逐一样。“我很抱歉,我真的非常,非常抱歉,我爱你,对不起。我会再说一次,我会再说一千次一万次。从现在开始的每一天我都会对你重复这一句话,即使世界末日也不会停下来。”


 “没事的。维克托,没事的。”勇利的手穿过了维克托的头发,捧住了对方的脸庞,用拇指擦去了他的眼泪。“我爱你。我原谅你了。而且我也很抱歉。”


 “为什么这么说?”维克托问。他的声音像是窒住了一样,手一刻都没有离开过勇利的身体。


 “为我这么多年所做的事。”勇利回答。他想要说出来、想要道歉的事实在太多,即使他并不完全明白,但仍然清楚自己需要为此道歉。


 “不。不是你。”维克托摇摇头,声音中有着顽固的坚持。“有很多事我都应该做,应该改变的。”


 “不,维克托,不。”也许维克托很顽固,但勇利比他固执百倍,他绝不会在这个问题上退步。维克托可以将最初和最后的错误揽在自己身上,但中间发生的事,当勇利带着全新的视角去看时,非常清楚该由谁来负主要责任,也心甘情愿接受责罚。虽然他这么多年来一直没有从维克托的伤害中得到恢复,但他同样也在伤害维克托。他一直都不知道这一点,也从未道歉过,然而他现在做出了弥补,至少已经开始弥补了。


 “是我的错。一直都是我的错。这么多年来,都是因为我。”


他伸手抱住了维克托,将脸埋在了对方的肩膀上。他紧紧的依附着对方,维克托也对他做了同样的事。勇利能够感觉到寒冷的冰面在啃咬着他的皮肤,能够听到观众们因为眼前一幕发出了如同山呼海啸般的喧哗声,但他毫不在意,并且希望这一刻能够永远的持续下去。


漫长的几分钟后,他们分开了。维克托稍微后退了一些,两人的脸庞分离,勇利终于清楚的看到了对方。尽管头发乱成一团,眼中有着泪光,表演服在刺目的灯光下闪闪发亮,维克托看上去仍然英俊的令人嫉妒。然而就算对方是世界上最丑陋的人,勇利也不会在意,因为他是维克托,是勇利的维克托。


 “我们得好好谈谈。”维克托说。他的双手仍然保护性的抱着勇利的头,但开始坐了起来,逐渐起身。“我们真的得好好谈谈了。”


 “确实是的。”勇利赞同道。即使现在所有事都变得清晰了很多,他们仍有很多话没有说清,仍有很多需要好好谈论的事,在那之后,他们才能了解整个来龙去脉,决定接下来该怎么做。“我们需要好好谈谈所有事。我想这个对话已经迟来太久了。”


维克托笑了起来,听起来仍然有些哽咽,但他朝勇利露出了微笑,帮助勇利坐了起来。他们注视着对方,仍然坐在冰上,毫不关心周围人的反应。


 “你是对的。”他赞同。“我还有很多需要道歉的事。”


 “我也一样。”


勇利知道他们现在只是迈出了一小步,之后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在他们之间,还有很多话需要诉说,很多问题需要梳理和解决,很多决定需要作出。优子曾经说过这个过程会很艰难,他从未怀疑过,但他并不感到害怕,因为维克托将会陪在他身边。他们两人已经携手迈出了第一步,也将并肩走下去,无论这条道路将会通向何方,他们都不会停下前进的脚步。


 “我们会好好谈谈。”维克托确信的说,终于站起身,朝勇利伸出手,将他也拉了起来。“等这一切结束,我们会找个没人的地方将所有事都说清楚。我们绝对有不少需要谈谈。但是首先,你得去等分区。”


勇利差一点就要笑出声来,因为在这样混乱的情况下,他已经将比赛、分数还有评委都忘得一干二净,在这一刻它们都显得完全无关痛痒了。


 “你的滑冰超出了我所见过的一切。”维克托的话语中满含爱意和敬畏,充满了真诚。“美丽绝伦,破纪录的精彩。”


勇利握住了维克托的手,一秒都不想放开,而维克托和他十指紧紧相扣,在他一动都不想动的时候将他温柔的带离了冰面。


 “你不想知道谁会赢吗?”维克托问道。勇利这一次真的笑了出来,因为多年来,胜利一直占据着他的大脑,让他除了这个完全无法注意到其他事。


 “我不在乎。”这句话就像是发出刺耳崩裂声的最后一节铁链,终于将他彻底从禁锢中释放了出来。“我不在乎最后谁赢了。”


维克托将他拉近,两个人的手指仍然紧紧的纠缠在一起。勇利能看到他眼中的光芒,耀眼而又明亮,就像是闪闪发光的恒星,将勇利拉入他的轨道一般。勇利欣然的跟随了对方的举动,而维克托再次用双臂环住了勇利,将他紧紧的抱在了胸前。勇利能够听到维克托的心跳声,和他的心跳完美的契合在了一起。这时维克托再次开口。


 “我也是。” 


————————————————————————————————   


the-never-yielding-queen @the-never-yielding-queen · 31分钟前


卧槽卧槽卧槽刚刚他妈的发生了什么


 


history-maker-viktuuri @history-maker-viktuuri · 27分钟前


天啊天啊天啊你绝不会相信我刚刚看到了什么


 


Peachyforov @peachyforov · 25分钟前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Lifeisirrelevent @lifeisirrelevent · 23分钟前


我觉得我已经死了,并且直接飞升了


 


kutterfly  @kutterfly · 20分钟前


今年最出人意料奖的得主是胜生·他妈的·勇利


 


Fusselmoni @fusselmoni · 19分钟前


我以为他们互相看不顺眼呢????这见鬼的是怎么回事????


 


Greetingsfriend @greetingsfriend · 16分钟前


维勇不是虚构的,我再重复一遍维勇不是虚构的


 


imgonnahityouwithmypointeshoe  @ imgonnahityouwithmypointeshoe · 15分钟前


我是来看花滑比赛的,结果却近距离观看了一场泰坦尼克号级别的爱情戏,我宛如新生


 


Cerys @cerysbehindthecamera · 11分钟前


这是会让整个互联网爆炸的照片pic.twitter.com/fCGfzbqab


 


sabribsarts @sabribsarts · 11分钟前


所有人都以为胜生和尼基弗洛夫是终极敌人,但是伙计们,我们大错特错


 


mihi234  @mihi234 · 9分钟前


这真的是我从过去到现在,见过的最开心的维恰。我都已经不在意对方是那个该死的胜生了,只要他再次露出笑容就好


 


victuristyle @victuristyle · 7分钟前


花滑圈——‘没有什么会比上一次世锦赛上的禁药风波更戏剧化了’


胜生勇利——‘挑战接受’


 


Artemis @deadlychildartemis · 4分钟前


胜生所滑的‘Yuri on Ice’是一首和他的主题‘爱’相合的原创曲,他用一个后内点冰四周跳作为最后的跳跃,然后指向了尼基弗洛夫,我要哭了


 


Alice @alice-ace-of-spades · 3分钟前


胜生终于跳成功后内点冰四周跳了,而且居然是用这样的方式!!!!


 


icryalittle @icryalittle · 1分钟前


尼基弗洛夫和胜生跑向对方,并且在电视直播的情况下当众接吻,我能够缓过来吗?不。绝不可能。


 


Petitebaguettte @petitebaguettte · 1分钟前


噢我的老天,当初尼基弗洛夫和胜生第一次共同站到领奖台上时,谁会想到会有这样的一天


 


lettersfromjericho @lettersfromjericho · 1分钟前


他们简直是一对该死的苦命鸳鸯,噢我的天啊,真是难以置信


 


tovesaiko @tovesaiko · 1分钟前


好吧,他们现在会不会,立刻结婚然后退役,终于给他人一个夺金的机会了?


 


yuuriwithviktor @yuuriwithviktor · 1分钟前


维克托·尼基弗洛夫和胜生勇利看上去太快乐了,我从没见过有谁能够比他们现在这样还要幸福的


 


phoenixerus @phoenixerus · 1分钟前


我们现在终于有确切的证据了,胜生勇利和维克托·尼基弗洛夫彼此相爱,体育界最著名的一对竞争对手变成了最棒的爱情故事,我现在只想说……


 


phoenixerus @phoenixerus · 1分钟前


真他妈的神逆转 


 


未完待续……


 


夙敌系列第一部 END


第二部 《OBS&BH 恒星》敬请期待……




译者的话:


2017.1.24——2017.10.29


从夙敌第一章翻译发布到全文完结,十个月,感谢有你的陪伴


第二部恒星会在勇利生日那一天开更(沉迷肝刀的我心好虚_(:з」∠)_),希望依然能得到你的支持!(比个大大的心)


就这样,暂时再见啦!



分享松司馬拓的专辑《ユートラ♨/ユーリ!!! on ICE サウンド・トラックCOLLECTION》http://music.163.com/album/35834453?userid=113238540 (@网易云音乐)

一串(*´ෆ ⁾⁾⁾)(*´ ♡ ⁾⁾⁾) (´ ˉᴗˉ `)(´□̵ᴗ□̵`)(*´ෆ ⁾⁾⁾)(*´ ♡ ⁾⁾⁾) (´□̵ᴗ□̵`)

马卡钦和(*´ ♡ ⁾⁾⁾) 盆友们(´□̵ᴗ□̵`)

【勇维】海豚饲养日志12 + 后记 (完结)

医力杀白鼠:



在生日这天把它完结吧♥ 谢谢一直以来喜欢《海豚饲养日志》的宝宝们,爱你们!




12


    这天早上,马卡钦起的很早。


    天还没完全亮起来,马卡钦就已经跟小维一起开车来到了海洋馆,同他们一起来的还有参与课题的其他人。


    馆长没想到他们这么早就会过来,本来还想着趁勇利和维克托还在,以这两只海豚的“最后一场表演”为噱头,最后赚上一笔,不过看这个样子,计划是泡汤了。


    “呃,马卡钦,你看维克托的身体还没有恢复好……”馆长似乎还想再做最后的挣扎,他走到马卡钦身边,笑容满面地看着他,“不然让他们再休息两天?”


    “我觉得大海里的坏境更适合维克托的休养。”马卡钦果断地拒绝了他,“毕竟维克托就是在这里才会生病的,不是吗?”


    馆长看最后的希望也没了,只能愤愤离去。


    “小心点,别把海豚伤着了。”马卡钦看着人们把海豚运上装了水的车,心里是高兴的,但还是有些担心。


     担心维克托的身体,也担心勇利在大海里能不能生存下去。


    “有维克托的话,勇利肯定没问题的。”小维像是看穿了马卡钦的心思,走上前来握住了他的手,捏了捏。“你要相信他们啊。而且我们近期也会观察他们的动向,就算有什么异常,也会及时发现的,所以不用担心啦。”


    “嗯。”马卡钦回握住小维的手,“一定没问题的。”


    装满了海水和两只海豚的车驶向码头,在颠簸中,勇利和维克托却是兴奋异常,他们终于可以回到大海了。


    勇利曾经梦到过大海的模样,蓝蓝的,很广阔,海水比水池里的加了许多化学药剂的水要舒服许多,他和维克托在海里自由自在地游着,周围还有各式各样不同的鱼类,不用等着人类来给他们喂食,而是自己去抓,一群一群的沙丁鱼在他眼前成群结队地游过,看起来就像是一道道鲜美无比的大餐。


    这次要见到真的大海了。


    勇利激动地想。他看着同样高兴的维克托,不住地笑着。


    海水连同海豚一起被装在了船上,船驶离港湾后,没多久,人们就把两只海豚抬了出来。


    马卡钦将带有追踪装置的亮片贴在了勇利和维克托的后背上,俯下身来亲吻他们的额头。这个坚强的俄罗斯小伙看着这两只海豚,眼睛居然有些湿润。


    虽然一心想着把他们两个送回大海,也确实一直为此努力着,现如今成功了,本该高兴,可面对相处了这么久的海豚,马卡钦心中还是有万般不舍的。他与两只海豚的关系一直都很友好,不管是早几年来的维克托还是刚接手没几年就被送去海洋馆的勇利,马卡钦总觉得他们都像自己的家人一样。


    他不知道的是,经过一年左右的相处,勇利和维克托的关系也是越来越亲密了。


    而且和维克托在一起,让勇利也变了很多。


    一开始的勇利,由于从小就生活在水池里,没有那么大的运动量来保持身材,肚子总是圆滚滚的,虽然很可爱,但这对海豚并不是什么好事。经过一年的成长和训练,勇利的身材明显变好了,身体漂亮的曲线比维克托的看上去硬朗一些,背部的颜色偏深,眼睛到吻突之间的两条深色带似乎更明显了,深褐色的眼睛在阳光下会有些透明,清澈的眼神让人看了就发自心底的喜欢。这样一只年轻的雄性海豚,如果是在大海里,一定很受欢迎,不比维克托差多少吧?


    船上的人们将勇利和维克托抬起来,放进水中,勇利还有些茫然无措,维克托倒是高兴地围着小船游了两圈,露出头来冲马卡钦叫了一声,用头顶了顶马卡钦伸过来的手。


    “高兴吧,维克托?”马卡钦摸了摸他的额头和吻,另一只手伸向勇利,勇利这才反应过来,游过去也露出脑袋来,吻突碰了碰马卡钦的手心。


    “你们两个要好好的。”马卡钦的语调很温柔,像是阳光下掺了蜂蜜的水。“我会时刻关注着你们的动向,有什么事情的话,也会尽快赶过去的。毕竟是调查,所以还不能这么早让你们脱离监控。但是不会有什么影响的,在大海里好好生活吧!我和小维会祝福你们的。”


    勇利和维克托用吻突蹭了蹭马卡钦的手,像是在和他告别。不一会儿,维克托就领着勇利,往远处游去了。


    此时正是清晨,刚升起来的太阳还带着温暖的红色,阳光洒在海面上,闪着耀眼的光辉。天很蓝,很广,很清,就像他们所在的大海一样。温暖的海水轻柔地拍打在他俩的身上,不再有刺耳的尖叫与拍打声,也不再有整日整夜都不停的水面敲打池壁的声音,在安静又广阔的大海里,维克托亲吻了勇利。


    一个轻轻的,温柔的,像羽毛落在棉花上一样的吻,挠得勇利心底痒痒的。


    对于勇利来说,大海中的一切都是未知,但是有维克托在身边,就有无限的未来与希望。


 


———————————————————————————————————————


马卡钦日记


2016年9月1日


    我做到了。


 


                                                            ———END———


 


WAZA官方网站:http://www.waza.org/en/site/home


 


写在最后:


    一开始想写海豚梗只是因为群里的一次动物车的讨论,而海豚这种生物非常适合,非常非常……适合。


    但是当我打开word开始写的时候,就想起了很久以前看的《海豚湾》,所以一个动物车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有些动物保护色彩的文。


    当然车还是有的,放在番外了。


    这篇文的正文部分完全可以当成一个教育类的小小说去看?而且作为伴侣的话,勇利和维克托如果是海豚也一定会在一起的吧2333


    而对于马卡钦的设定,则是作为一个大家长,因为马卡钦对维克托和勇利都是充满爱的,而且又需要一个拯救海豚的角色,所以就一点都没犹豫选择了马卡钦!至于马卡钦的女友小维,其实只是我写到一半一时兴起……


    马卡钦代表了很少数的知道海豚的遭遇又敢于有所行动的一部分人,这部分人在现实生活中绝对是少数,全世界估计也不会有太多。


    雅科夫则代表了大部分知道海豚的悲惨遭遇,也很想帮助他们,但是由于自己不想放弃目前的安定生活以及安稳工作,并没有采取行动的人。他们也是善良的,只是缺少了冒险精神。毕竟拥有这种精神的人,在历史上也是凤毛麟角的。


    那么推荐一下纪录片《海豚湾》。


    《海豚湾》是一部拍摄于2009年的纪录片,由路易·西霍尤斯执导,里克·奥巴瑞主演,该片记录了日本太地町当地的渔民每年捕杀海豚的经过。影片于 2009年7月31日美国上映。影片讲述在著名的海洋哺乳类动物专家的带领下,一群动物保护人士冒着生命危险、突破重重阻碍走进了这一海湾,深入现场,记录下大量海豚被日本人屠杀的血腥场面。(这段资料来源于百度百科)


    在美国西部时间2010年3月7日,美国第82届奥斯卡金像奖把最佳纪录长片奖颁给了《海豚湾》,环保人士对此欢欣鼓舞,然而该片所反映的海豚捕杀之地日本太地町却愤怒了。奥斯卡颁奖期间,太地町镇的镇长三轩一高先生曾致信奥斯卡委员会,抗议将最佳纪录长片奖颁给路易·皮斯霍斯导演的《海豚湾》。信中称:“我认为这是令人遗憾的事,片中呈现的事实材料并没有充足的科学根据。”他信中解释,捕杀海豚在日本是合法行为,也是传统,请奥斯卡尊重他国的历史传统。


    在纪录片出来之后,太地町的捕杀活动有所收敛,但是仍旧没有消失,每年还是会有大量的海豚在这里被杀。


    在世界各地的海洋馆里还是会看到表演节目的海豚。


    餐桌上,依旧会发现被标注鲸鱼肉的海豚肉做成的罐头或饭菜。


    希望大家可以在看完我的文之后,去找一下《海豚湾》这部纪录片看一下,也希望大家可以为海豚保护尽一份力,从我们能做的事情开始,比如抵制海豚表演。


    人类才是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恶魔,但是我们可以做到让别的生灵少一些痛苦。


    比如海豚。


 



【yuri on ice!!】这只是个单纯地炸猪排做法真的!!!

炎阳:

(个人私藏家庭版炸猪排做法)


材料:猪梅花肉


腌肉调料:孜然,黑胡椒,生抽,盐,椒盐,五香粉,姜粉,芝麻,等(也就是你喜欢啥就往里加啥吧)


面衣成分:鸡蛋,淀粉,番茄酱,椒盐,黑胡椒,面包糠


工具:菜刀案板筷子煎锅,最好要有个扒肉锤,如果没有可以用刀背敲(但是会敲累死)。




1,肉的处理


梅花肉清洗,切片,不要太厚,不要肉筋。大概1cm左右,肉片别太大,不然不方便裹面衣,切好的肉片用扒肉锤或者菜刀刀背敲薄,一定要把肉敲扁,这样吃起来会很软嫩。


所有的肉片砸好以后腌肉,在料理盆里加入生抽、盐、黑胡椒、姜粉、孜然、五香粉。个人喜欢吃酸所以加一点醋,加入调料的量按照个人口味凭感觉(真的别问我要加多少克,我做饭向来凭感觉,反正做出来好吃就行了。)


把料拌匀,一般由于加入酱油和醋的缘故会有些汤水,用汤水把粉状料拌匀,如果觉得太干可以加点水,因为肉排很吸水,所以加些水不碍事,别加太多就好。


腌好的肉可以放在冰箱冷冻室,可以放一个月,想吃的时候就拿出来煎两块,很方便。




2. 面衣的做法


比较讲究的面衣裹法是要裹三层,这里做家庭版的只裹两层就好了。


首先调制蛋液,一般看要炸的量多少打1到3个鸡蛋(当然也得考虑鸡蛋的大小,如果你拿鹌鹑蛋········),打散,然后加入一些水稀释,之后加入番茄酱,番茄酱会让面衣吃起来酸酸的,很开胃,但是番茄酱比较稠,一定要打匀了,之后加入少量黑胡椒,椒盐,芝麻等,口味依个人。


另外两个碗,碗口最好大一些,方便裹面衣,碗里要擦干,保证没有水,两个碗分别倒入淀粉和面包糠待用。




3。炸猪排


平底锅加入一定油,猪排可以炸可以煎,家庭的话建议用煎的方法,健康而且少油,油到八分热,我自己都是把手靠近油表面感受的,油温太低容易吸油,太高容易炸糊,自己掌握,反正感觉火大了就关小一点,火小了就开大一些。


腌好的肉排先裹一边蛋液,在裹上一层淀粉,再裹一遍蛋液,最后裹上面包糠,然后下油锅煎炸,煎到两面金黄即可。




4. 趁热切块放在装有米饭的碗里,可以放一块cheese,也可以撒一些葱花,也可以配蘸酱,不过由于肉是研制的而且面衣也有调味,最建议白口就饭吃。


----------------------------------------------------------------------------------------------------------------------------------------------------------




        “所以说,维克托你看懂了吗?”圣彼得堡厨房内切肉排的勇力问维克多,回答他的是迷茫的豆豆眼和锃亮的脑门。


       算了········胜生勇利觉得他的用一些时间才能接受他的丈夫是个二级厨房残废的事实,这还该死的是在结婚后才知道的···········

(*´ ♡ ⁾⁾⁾)

想到再來填個坑:

去年的生日圖
去年的圖不知道要不要整理過來,啊~太多啦